西伊---《三日为期》

西伊---《三日为期》2
一如既往的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注意。
上一话:http://346788075421.lofter.com/post/1e9c11ee_12d70e41
√ 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不)
Day.1(上)
  生物钟可不是突如其来的休息日能改变的。伊路米一大早就醒了过来。昏暗的房间里,无神的黑瞳一动不动的盯着天花板,看起来毫无情绪波动。但白皙的手却不断的用指腹摩擦着手机的外壳,尖锐的指甲与手机金属制的外壳时不时碰撞着,发出嗒嗒声。
  “哒哒哒”敲门声突然响起。
  伊路米停下手中的动作 ,从床上起来,走到门边。
  “糜稽?”意料之外的,本以为是父亲或母亲,但来人竟然是这个万年不愿意迈出门一步的二弟。
  “有什么事情吗?”难得过来一次,说不定有什么大事,伊路米问道。
  “母亲让我过来给你送点甜点。”糜稽举起手中的蛋糕盒。
  ‘天使之吻’蛋糕盒上烫金的字符彰显着品牌的名字。
  似乎是个很熟悉的的品牌,但已经不太记得在什么时候吃过了。伊路米歪了歪头,并不明白母亲有什么深意。
  “啊,谢谢。”伊路米接过蛋糕盒。
  但完成母亲任务的糜稽并没有离开而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伊路米。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父亲应该给你安排了任务,那个黑帮的位置找到了吗?”伊路米显然不想继续被这种奇怪的眼神打量。边说边关上门。
  “切”糜稽看着关上的门,不爽的切了一声。
  “明明没有什么区别嘛,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糜稽摇了摇头:“真不知道母亲有什么好担心的。”然后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听觉敏锐的伊路米虽然听到了糜稽说的话但并不知道母亲的担忧是什么。也许结婚对象是麻烦人物吧。想到这儿伊路米不经有些头疼。
  “还是出去走走吧……三天后再回来?”伊路米这么决定着,开始清理所谓的行李。不过很显然他也不知道该带些什么东西。
  从房间里翻出了三样东西:银行卡,名片,一沓不知道怎么出现的扑克牌。
  拿起扑克牌,伊路米疑惑的眨了眨眼。手指覆在冰凉的牌面上。内心仔细的思考着这是什么时候买的。
  “刷——”突然伊路米将一张牌扔了出去。牌身三分之二没入墙壁之中。
  果然这副牌是特制的,不然不可能在不包裹念力的情况下穿透揍敌客家特制的墙壁。我什么时候买了这种自己根本用不到的奇怪武器。
  伊路米这样想着,但是出于本人也不知道的原因还是带上了它。顺便提上了糜稽送过来的蛋糕。
  出了房间,伊路米从树林间绕路,直接向大门走去。
  但这次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伊路米暗暗在心中算着时间。平时应该已经出门了的时间这次却连门的影子都没有看见。眼前依旧是茂密的树林。
  “啊……”伊路米停了下来,“好像迷路了。”
  伊路米打量着四周,除了树还是树。没有任何标志性的东西能告诉伊路米这是在哪里。
  突然他在交错的树干中依稀看到了某个白色的物体。
  “那是什么?”不管是什么伊路米决定先去看看,毕竟这可能是他在山上所能看见的唯一地标了。
  来到那白色的方向。但那里并没有什么白色的建筑物。
  在这片树林突兀的空地上,只有一个红发的男人背对着站立在前方。
  “你是谁。”伊路米的右手已经变成猫爪。青色的血管突出在手背上,指甲泛出冷兵器的光芒。只要这个不速之客有任何不对劲的举动,他就会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但男人做出动作的一瞬间,伊路米却慌乱了。
  “嗯~怎么说呢?”男人转过身来。那是一张涂上了奇怪星泪油彩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伊路米提不起一丝警惕心。任由他扭着腰向自己这儿走来。
  “我叫HISOKA,是无所不能的魔术师哟~❤️”男人行了个绅士礼,用轻挑的语气对伊路米说道。
  一股陌生的燥乱感在伊路米心中翻腾。
  自称HISOKA的男人明明穿着奇异的小丑装,画着怪异的油彩,做着与之不符的奇怪举动,却出乎意料的将这怪诞融为一体。
  这个男人有神奇的魔力。伊路米不经这么想。
  “无所不能吗?”伊路米突然开口:“我在自己家里迷路是因为你吗?”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小伊路你自己跑来见我呢~”说到这儿HISOKA笑了笑,将手移动到心脏的位置上,“听从心灵的安排。”
  突然HISOKA凑近伊路米的耳边,温热的鼻息一喷洒在伊路米的耳垂上,低声耳语:“毕竟命运的红线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
  伊路米没有躲开HISOKA的靠近,不是因为没有反应过来,而是身体没有条件反射的做出闪躲动作。这个奇怪的男人从头到尾透露出一股荒谬绝伦却又有理可依的怪异存在感。头脑的指令在这个人面前似乎出现了问题。明明是全身上下透露出血腥味的危险分子,这失灵的该死的中枢神经却毫无反应。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理智最终还是占据了上风。
  “嗯……”HISOKA做出一副头疼的样子,然后用夸张的动作原地转了一圈,再用过大的幅度又一次行了一个绅士礼 ,保持着这个动作,抬起头对上伊路米的眼睛,勾起唇角:“是小伊路你自己告诉我的哟~”
  金色的眼睛就这么对着无神的黑瞳。
  金色的眸子在晨辉中闪闪发亮,在这阳光般闪耀的颜色里,谎言与真实模糊了界限,让直视这双眼睛的人如同进入了一个黑白不分的奇异境界。
  “我没”
  “嘘!”
  伊路米的话语被打断,HISOKA带着手套的手作嘘声状,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伊路米半开的唇上。
  “要和我一起去度过美好的时间吗?”魔术师邀请着,伸出手。
  鬼使神差的,伊路米伸出手,紧紧抓住了对方被手套包裹住的手掌。
  “走吧~我可爱的小伊路~❤️”

评论(16)
热度(24)

© 泉泉泉泉泉 | Powered by LOFTER